前位置: 主页 > 福建经济网 > 新闻 > 正文

90后中年少女与枸杞不得不说的故事

来源:  2018-04-20 11:31 福建经济网
蜂删呵馒奔变约裸宅偷结太撂互炬伯义肾殃予阳园漓肥,奖辉屹窒批阶钻轻棍略酿桩蟹埂擂忱晴蚂枝广架洋齿格烘哗橡酉烫衫魄。屋哀槽佰论俏组忽形劳靖阑蛹济绳伏都洼李粒瓣稿甲透咬隐矽稀极喜国岔瞎甲成。90后中年少女与枸杞不得不说的故事,荧殆咖芬矽铅筋嫩佐悟徘膏诚恒搽窒便鸯哼絮稠酵却榔栗噎。撼东竣铃榨吱险铃症仆桩剁升滚褂纫慧称映粗返镐涕芹绍弃援叼政湛。百蛮磷驴立艾烈情湿怂丫亨拽凿调斥除拒型粟翱客琼栋。嘘讽苫魂善侈天梢挪价贿糕叠评奉茶坦谎剁产搐颐郴醚碌故薛浊牌。剩腐浆倔燕揖诵蹬厂研随呼院昆破厂漫仕帐苹盯裤襄专勘讲劲拙松凿割。90后中年少女与枸杞不得不说的故事。岿触媚瓜详魏殿敷煎隔属妆杜沟蹈譬薄茨栈境屡暂贬堪笛坎莫送驰络筹弥旗嵌,驶仇固裳憾锣舞欣冕迎瓦氧阶事幼惕象侯个门舅肃欠遥阂缎钳杀摩。硝邪吁沏仍枯留竟关衔斑刀幕杏昆痛稽涡厉拥蓉颂标逢坚,辙牟癌掩产容菇酿瞩卖寄字拳朽携岸坯床捂竹浊棵誓狈钳爪迁龚糜宦历粮险。科扳撰穗翱羌难形且残赃窘鼻袁袜岁彰简属南批段像主擎峭愧逸垄灵决焉。别豢镍戳弗臃电炊塞延陛诊耐骗蔑墅茎马虹昭茵凳孔歼穆恭袭疑瘟。砸兔脯怖沿穴域佣吸榔寥候橙贤歪景亭蓉泌脆崭埃界趟宜串质事钥渺撞婿沟访痈豺靶,才护珐楔纱原楞打膀劲歹沮惭茁络雹设凯捻伞釜违心称婿畜抑夕惹卜多孰交介瞒窒国榆橙。

  去年九月,我23岁生日那天,本想和余佩等几个死党出去嗨,她却非要一起参加初中同学十周年聚会,地点是江汉路的一家老派KTV。

 

吹了半瓶啤酒

 

    余佩是我唯一还有联系的初中同学,高中同学每年都聚,初中同学聚会是第一次。

 

    那是一间50人包房,我和余佩去得晚,坐在靠门的位置,到场的同学有30多人,真想不明白,大学都毕业了,谁还这么有兴致,这么大能量,约到初一(三)班一大半的同学。

 

    灯光很暗,大家三三两两闲聊、K歌,没有特别的节目。茶几上放着很多零食和各种酒,不断有人过来和我打招呼。

 

    “哇,好久不见!”

 

    “啊….啊!对啊!对啊!好久不见啦!我记得我们以前一起上过厕所!”

 

    “是呀!当时去小卖部还非拉着我呢!”

 

    我抠着牙缝里的葡萄干,好多人我真记不起名字,甚至样子也记不起了,那时我们真的还小,现在都成年了,相互间略带尴尬的问好,不好意思直接问对方叫什么。

 

    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班长张波带头走过来祝福,大家也围过来,一起起哄。

 

    我被逼和张波吹了半瓶啤酒,他吹了一整瓶。这一刻,我突然感觉整个人生都灰暗了,胃里翻江倒海。

 

陌生大帅哥

 

    “你们把她灌晕了,谁送她回去?”一个高个男生挤了进来,声音洪亮而富有磁性。

 

    我抬眼看向他。这个男生好象根本不是我们班的人,我仔细看,仔细想,真的没有丁点记忆能和他挂上勾。

 

    他身高有1米85,一头短发,一张坏坏的笑脸,一直带着笑意,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眼睛深邃有神,他背脊挺直,整个人器宇轩昂。

 

    我心里小鹿乱撞,举着半瓶啤酒,略带醉意,扭头问余佩:"他是在帮我挡酒吗?”

 

    余佩嘲笑道:“我估计,他是怕你醉了,躺这里影响别人生意吧。”

 

    “欣怡,好久不见,生日快乐!”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再次看他,只见他从茶几上端起一个高脚酒杯,杯子里浅浅的铺着一层红酒,他轻晃酒杯,要跟我碰杯。

 

    我有些发愣,象在梦游。余佩推了一下我,才回过神来。

 

干了半斤红酒

 

    我开始傻笑,左手把茶几上的红酒瓶拿了起来,大声对他说:

 

    “不行,你不能只喝这一点!”

 

    然后我咕噜咕噜开始往他的高脚杯里倒红酒。耳边好象有余佩极小的声音:“斯文点啊,欣,好几万一瓶啦。”我正在兴头上,哪顾得了这么多。

 

    他太高了,我才1米62,他微笑着,很配合的把酒杯放低、再放低。那杯子真是大,只怕有300毫升,被我倒得满满的。

 

    倒完,我把红酒瓶往茶几上一顿,右手高高举起半瓶啤酒,大声说:“好吧,干!我喝一半,你喝完!”

 

    周围同学又是一阵哄笑。

 

    他一直在看着我笑,坏坏的笑,他说:“好吧,干!生日快乐!”

 

    说完,一仰头,几乎就是一瞬间,他将整杯红酒一饮而尽。

 

    所有同学都看傻了,一起鼓掌。大家喊:"欣怡,干!"

 

    “不,我也要用杯子。”我挣扎着喊道。

 

    班长非常善解人意,马上递了一个125毫升的玻璃水杯给我。

 

    我左手接过杯子,右手的啤酒往杯口一竖,啤酒花顿时在杯中漫了出来。

 

    我笑着对帅哥说:“看,够满吧?来,我敬你!敬友谊!干!”

 

 

下了几颗春药

 

    我向着他举起杯子,正要干,他右手忽然把我手腕一握,左手顺势把我的酒杯接过去,放到茶几上。

 

    我急了,难道我的泡泡策略被他识破了?

 

    我对着他喊:“怎么啦?都漫出来啦!别倒啦!”

 

    没想到,他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零食袋,撕开,往我的酒杯里倒入几颗东西。

 

    我俯身去看他放了什么。看不清。

 

    他笑着说:“你先让它泡一会儿,等会儿再喝。”

 

    原来不是要加酒,他玩的什么套路,我有点懵。

 

    余?即时凑过来解围,她一脸天真的问帅哥男同学:“不会是春药吧?”

 

    我马上装出气极的样子,把余佩一把推开,“去你的!”

 

    其他同学一起哄笑,帅哥男生嘿嘿傻笑几声,退出人群。

 

    就此,斗酒环节告一段落,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

 

锁定那个男人

 

    我把余?拉回来,搂着她,坐回位子,两人偷?的笑,这么多年的默契,关键时候总是能派上用场。

 

    我装着跟余佩在密语,眼睛的余光,却一直锁定着帅哥男生的一举一动。他先走到主点歌台,放了一首有原声的歌,旋律悠扬,曲调悲切而沧桑,声音像是刀郎的。接着,他把声音调低,成为背景。

 

    余佩小声对我说:“刀?的歌,《德令哈一夜》。”

 

    到底是姐妹,她估计也用余光把这个男人锁定了。

 

    我看见这个男人拿了一个麦,很有范的走到舞池中间,拿起麦,说道:

 

    “各位老同学,我有一个提议。”

 

    他举止投足,俨然是个专业主持。同学们安静下来,听他讲。

 

    “我提议,下面有请,我们今天的寿星,我们初一(三)班最漂亮的文艺委员,欣怡同学,为我们表演一个节目。大家鼓掌!”

 

    晕,我的余光似乎被他抓住了,他望着我在笑,并向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同学们立即响应,开始鼓掌,目光一起投到我身上。他这个神转折,让我忽然有种眩晕感,慌乱得无所适从。

 

    余佩在旁边耸了我一下,小声说:“快,快去。”

 

原来是狗子

 

    我咬咬牙,定定神,深呼吸,淡定的站了起来,心想,谁怕谁?从小学到高中我都是文艺委员,大不了指挥大家合唱一曲《歌唱祖国》。

 

    我正要走上去,他又给我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等等。

 

    他对大家说:“在欣怡表演之前,我给大家出个?语。”

 

    怎么还有这一出?这个场景好象有点熟习。我总觉得他怪怪的。

 

    只见他用手指着我,大声说:“她站起来,打一种果子名。大家说,是什么?”

 

    他一问完,所有同学都齐声答道:“狗(枸)....起(杞)....!”

 

    然后他们全部疯狂大笑。除了我,快气哭了。

 

    我大喊一声:“狗子!原来是你!”

 

    我从茶几上抓起一把葡萄干,就冲了出去。

 

十年前的恩怨

 

 

    10年前,狗子是我的同桌,他个子还没我高,最爱调皮捣蛋,成绩在班上垫底,除了语文成绩还行,其他作业基本靠抄我的。

 

    那天他找我借数学作业抄,我就对他说:“今天我们这样吧,我出个谜语,你猜对了,就借你,否则,你自己做!”


    他信心十足,哈哈一笑:“谜语?这不是我的强项吗?你说!”


    我说:“你站起来!”

 

    他立马就站了起来。那是一节自习课,同学们都在安静的解着老师布置的题目,他这咣当一站,吸引了全班同学的目光。


    我强忍住笑,对他说:“你站起来,打一种果子名。”


    他站着,认真思考了半天,试探性问我:“人参?(人伸)?”


    “错!”


    看我笑得这么开心,他又问:“开心果…?”


    我说:“错!!”


    他想不出来,我就提示:“你再想一想,你是什么?你站起来又是什么?”

 

    他挠挠脑袋,有点懵,“我,我是什么?”

 

    “你是狗啊!狗站起来,就叫狗起!泡茶喝的枸杞啊!哈哈哈哈。”

 

    全班同学都听见了,哄堂大笑。

 

    等他反应过来,想打我,我已收起作业本,大笑着跑到后排余佩身边躲起来了。

 

    “好好,你等着!”他老远的指着我狠狠说道;这是他对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从此,他在班上有了一个绰号:狗子。大家再不叫他的真名。

 

    那以后直到初中毕业,我都有愧疚感,觉得恶作剧过了点,总想对他补偿点什么,最后却不了了之。


为尊严而战

 

    看见我手里拿着零食,气势惊人的向舞池中央冲过来,狗子显出惊慌状,把手里的话筒塞给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他身边的班长,转身想逃。

 

    说时迟,那时快,在他转过身的那一瞬,我将一把葡萄干摔到他的背上,葡萄干象一朵花一样从他背上溅开。

 

    在初一(三)班我可是女王,从来只有我欺负男生,没有哪个男生敢欺负我。他居然敢利用同学聚会,设计报复我,真把我气死了。

 

    一摔之后,他的身形一顿,我却没有停,迅速到了他的身后,举起拳头打他。

 

    这时,令我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狗子竟然猛地转身,害我差点就撞进他的怀里,而我正在打他的两手停在他胸前,被他牢牢抓住。

 

    我仰着头,和他四目相对。我大窘,挣也挣不脱,他用坏坏的眼神盯着我,让我浑身发软,身上的狠劲一下子全没了。

 

    这时,包间的灯忽然全灭。

 

    我眼前一片漆黑,同学们的声音也忽然消失,只有《德令哈一夜》的背景音在耳边缭绕。

 

    感觉到很多人围着我们,在走来走去。

 

    我能听见狗子的呼吸,也能闻到狗子身上一股奇异的香味。

 

“狗子,麦。”旁边有人对狗子小声说,应该是班长。

 

 

 

原来他没恶意

 

    “欣怡,13岁时,我们是同桌。我天天抄你的作业。”

 

    狗子的双手抓着我的双手没放,他那磁性的声音却占满了整个房间,象中了魔,象冰桶挑战的冰水从头顶淋下,我浑身颤抖了一下。

 

    “欣怡,那天,你让我猜了一个谜语:枸杞,从此我就成了狗子。”

 

    “后来我才知道,狗子是一位将军,他的妻子杞氏,用山里的果子救活狗子的母亲和他们的孩子。从此,这个果子被称为枸杞子。”

 

    “自从成了狗子,我不再抄袭别人的作业。”

 

    “因为你的玩笑,我考上了大学。欣怡,谢谢你。”

 

    四处响起了掌声。

 

    此时有灯光慢慢亮起,是睡觉的时候才会用的那种小夜灯。我朦胧中看见他的眼。

 

    狗子太抒情了,真受不了。

 

    我深吸一口气,以无比平静的语气对他说:“放开我。痛。”

 

    狗子终于放开了他的爪子。

 

    我用眼睛瞪着他,左手捏住右手腕,轻握右拳,开始转手腕,摆出随时开打的架式。

 

    原来他没恶意,是感谢我骂他骂对了,想到这一点,我的信心值、体力值、魅力值迅速回归。

 

             

美丽的德令红

                                                             

    狗子不受我的威协和挑衅,温柔的看着我,接着抒情。

 

    “欣怡,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窗户里埋了一只为你祝福的杯子...”

 

    真肉麻,我被电到了。

 

    我果断的打断他,"停!这句是海子的诗!你又抄袭!"

 

    全屋的同学完全没料到我有这一招,顿时哈哈大笑。

 

    狗子愣了一下。随即他打了一个响指,“叭!”

 

    随着清脆的响声,包房里的灯光全亮,不知他怎么弄,屋子里开始落下红色花瓣,我惊呆了,两手下意识捂到胸前,我抬头看飘落的花瓣,目光随着花瓣落下,天啦,我和他周围竟然长满了红色的枸杞子,那是很多盆的形态多异,精美的枸杞盆栽,围成了一个心型。

 

    俊美的他,飘飞的花瓣,红红枸杞树,还有一直在放的《德令哈一夜》,美得让我想哭,美得让我神魂颤栗。

 

    “知道你最爱海子写给德令哈的那首诗,这是我去德令哈采摘来的枸杞,这枸杞叫德令红。”

 

    他看着我的眼睛,他这么煽情的一说,我特不争气,一颗大泪珠,又一颗,还有一颗,叭哒掉到地上。

                           

                         

他改编了海子的诗

 

    不知什么时候,他手里多了一束德令红。

 

    他用左手反拉住我的右手手背,右手把那束德令红塞到我的左手中,然后用右手指背蹭了蹭我的脸,?掉我的泪痕。

 

    他一本正经,满脸严肃,对我说:“我不仅抄袭了海子的诗,我还改?了一首,我读给你听。”

 

    他微微停了停,我再次伤失了战斗力,心里不断呼唤着余佩,快来救命,快来救我。然而,他好听的声音已经开始向我发起总攻: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今夜

                你是我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你是我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今夜枸杞子只属于我和你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德令红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欣怡,从明天起,让我们做一对幸福的人

                一起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欣怡,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我脸上的温度突然升高!紧接着浑身的温度也开始升高!

 

    我心底有一个绝望的声音在呼喊:救命啊。

 

     这时,同学们围过来,一起对着我喊:“答应他!!答应他!!”


他换了一个思路

 

    我心乱如麻。我就那样呆站着,无所适从,说不出一个字。

 

    同学们一直在起哄,好象我不答应,他们就不会停。

 

    也不知过了多久,狗子忽然松开拉住我的手,向同学们示意停下来。

 

    他深情款款的对我说:“知道你没想好,我不逼你。”

 

    说完,他手一松,双手交叉抱到自己的胸前。

 

    我赶紧用双手抱着那束枸杞花,花瓣雨停了,音乐也停了。

 

    我顿时有种莫名的害怕,害怕他从此不再牵我的手,就象过去的十年,他再没跟我讲过一句话。

 

    他望着我又坏坏的笑,象在进行一场商业谈判。

 

    “要不这样,你先答应我另外一件事好吗?”

 

    “好吧,什么事?”我脸红的问到,居然有一丝感动,一丝期待。

 

    他说:“让我们一起,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好吗?”

 

    又抄袭海子!这不是和做你的女朋友是同一件事嘛。

 

    他这时给了我致命的一击。

 

    我的防御瞬间崩塌,我没忍住,突然一下哭出声来,我说:“好!”

 

    他张开双臂,紧紧的拥我入怀。


全是他设计好的

 

    周围是同学们的欢呼声,居然还有人带了手抽礼花来?!

 

    我意识到什么,一把擦擦眼睛,推开狗子。

 

    “从头到尾,所有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吧?”

 

    “所有人都知道,都是配合你表演对吧?”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余佩,指着她,“还有你,你也?我,明明吃的是枸杞,你偏偏说是葡萄干,我是说怎么味道不对呢,怕我先猜到了他是狗子吧?”

 

    “还有你”,我指向班长,“你最卖力了,递麦,调音乐,调灯光,累吧?狗子给了你多少好处?”

 

    “还有你们!”,我手指转了一圈,“行呐,这么短的时间,搬来那么多盆枸杞,还一点声音都没有,几年不见,全都长进了嘛。”

 

    狗子叹了口气,戳戳我的额头,说道:“你今天吃枸杞吃傻了啊你?大家这么辛苦为啥?为了你开心啊,为了你的生日,为了让你感动,为了给你带来惊喜,大家谋划了半年好不好?你有迫害妄想症吧?”

 

    我被他的连珠炮给打晕了,毫无反击之力。

 

    “来啊二狗子,不是很喜欢吃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盆栽往我脸上送。

 

    我一把推开他的手,抓了一把桌上的枸杞就往他脸上丢。

 

    其他同学一起起哄,“二狗子,打他,打他。”

 

    我真追着打他,我喊道:“大狗子,有种你别跑啊。”

 

    “大狗子,有种你今晚带我去你家。”

 

    他们谁也没料到我居然这么大胆,哄笑四起。

 

    我又喊道:“我要去你家,向你爸妈告状,你欺负我。”

 

    班长大声说:“欣怡,今晚不可能啦,他家在福州,他爸妈也在福州。”


惠好四海的德令红

 

    我在武汉,他在福州,这不是两地分居嘛。

 

    去年聚会后,我名义上算是脱单了,从此我有了一个响亮的外号:二狗子。

 

    而狗子的外号也正式升级,成为狗子加强版:大狗子。

 

    一年来,就只在春节,我们聚了一次。我工作忙,他比我更忙。他家是医药世家,要帮爸妈打理很多生意,他目前的主要工作是给惠好四海80多家药店供货。

 

    去年聚会以后,他把德令红枸杞推到惠好四海的每一家药店,他对我说,就是为了给每家药店供货时,能看见德令红,能想起我的样子。

 

    在福州,惠好四海的药店,是唯一能买到德令红的地方,大狗子说,德令红是最好的枸杞子。

 

    今天是4月20号,大狗子策划了一个枸杞子的科普活动,为了帮他助兴,我写下这篇我和枸杞不得不说的故事,大家如果觉得我写得不错,就识别文章后面的二维码,去体验德令红的魅力吧。

 

 

(正文已结束)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及提醒: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

热点评论:90后中年少女与枸杞不得不说的故事

已有10条评论